体球网即时比分 > 聚焦科技 > 从海洋牧场到海岸带生态农牧场的跨越,耕海牧

原标题:从海洋牧场到海岸带生态农牧场的跨越,耕海牧

浏览次数:77 时间:2019-09-24

图片 1

中科院海洋所海洋生态牧场团队:耕海牧洋问海人

从海洋牧场到海岸带生态农牧场的跨越

杨红生

图片 2

图片 3

图片 4

图片 5

河口三角洲、淤进性滩涂等区域将是实施海岸带生态农牧场建设的首选之地。图为黄河三角洲遥感影像图。 中科院烟台海岸带研究所供图

中国科学院海洋研究所海洋生态牧场研究团队

中国科学院海洋研究所海洋生态牧场研究团队。

近年来,我国高度重视海洋牧场建设,先后批准建立了42个国家级海洋牧场示范区,实现了区域性渔业资源养护、生态环境保护和渔业综合开发,推动了海洋渔业的产业升级。

“在我心中,曾经有一个梦……”当脍炙人口的旋律响起,可爱的海洋科学家们便迅速给出了他们的答案——“用我们的努力,换人民真心笑容,圆海洋一个蔚蓝梦!”

■本报记者 廖洋

日前,农业部下发《全国海洋牧场建设规划(2016-2025)》征求意见稿,分析了我国海洋牧场的建设现状及现阶段存在的问题,明确称“到2025年,在我国沿海建成国家级海洋牧场示范区120个,总面积224平方公里”,同时发布了国家级海洋牧场示范区的规划建设分布图。

他们,就是“蓝色中国梦”的践行者——中国科学院海洋研究所海洋生态牧场研究团队。近日,该团队获得了2017年度中科院科技促进发展奖。

“在我心中,曾经有一个梦……”当脍炙人口的旋律响起,可爱的海洋科学家们便迅速给出了他们的答案——“用我们的努力,换人民真心笑容,圆海洋一个蔚蓝梦!”

“经过30余年的发展,我国海洋牧场已初具规模。”中国科学院海洋研究所、烟台海岸带研究所常务副所长杨红生研究员表示。

缘起:海洋农业 路在何方

他们,就是“蓝色中国梦”的践行者——中国科学院海洋研究所海洋生态牧场研究团队。近日,该团队获得了2017年度中科院科技促进发展奖。

应时,海洋牧场建设任重道远

海洋是人类获取优质蛋白的“蓝色粮仓”。但随着养殖规模的无序扩张以及陆源污染的无节制排放,局部水域环境恶化、水产品品质下滑、养殖病害严重的问题日趋严重,养殖生物大规模死亡现象频发。

缘起:海洋农业 路在何方

海洋牧场是基于海洋生态学原理,利用现代工程技术,在一定海域内营造健康的生态系统,科学养护和管理生物资源而形成的人工渔场。海洋牧场是应对近海渔业资源严重衰退的手段之一;可有效控制海域氮磷含量,防止赤潮等生态灾害的发生;可对水质和底质起到有效的调控和修复作用。当前,我国经济增长进入新常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都要求海洋渔业向绿色低碳、安全优质的方向发展,海洋牧场是发展方向之一。

新世纪之初,中国科学院海洋研究所海洋生态牧场研究团队开始了他们的调研。一年四季,团队负责人、中共党员杨红生研究员带领团队成员们亲身走遍了黄渤海的主要典型海湾。

海洋是人类获取优质蛋白的“蓝色粮仓”。但随着养殖规模的无序扩张以及陆源污染的无节制排放,局部水域环境恶化、水产品品质下滑、养殖病害严重的问题日趋严重,养殖生物大规模死亡现象频发。

今年中央一号文件聚焦海洋牧场建设,明确要求“发展现代化海洋牧场”“加强海洋牧场科技研发”。

团队发现,由于捕捞船只急剧增加以及渔业捕捞的不规范,使得近海渔业资源严重衰退,许多物种早已无法形成渔汛。原先一网下去鱼满仓的盛况消失了,取之而来的是枉跑百里的空仓而归。

新世纪之初,中国科学院海洋研究所海洋生态牧场研究团队开始了他们的调研。一年四季,团队负责人、中共党员杨红生研究员带领团队成员们亲身走遍了黄渤海的主要典型海湾。

早在2015年10月,国务院副总理汪洋到山东莱州视察海洋牧场,就高度关注我国近海渔业承载力、渔业资源开发与环境保护协同发展等民生问题,明确提出应在战略层面对我国近海生态系统承载力进行评估:我国近海还能不能发展水产养殖、能养多少、在哪里养、怎么养?

另一方面,由于渔业装备机械化水平低,养殖整体装备和关键技术仍较为落后,海参、鲍鱼等底播养殖生物存活率低且采捕难度大,仍然依靠人工采捕。在收获季,海水寒冷刺骨,只有2~3摄氏度,潜水员在十几米甚至三四十米水深的昏暗海底作业,潜水衣里面仅仅一层薄棉衣御寒。他们一方面缺乏专业的潜水指导,同时也为了更快地采收,经常不做安全停留就快速上浮,这种操作令他们十有八九会罹患关节炎、氮气病。

团队发现,由于捕捞船只急剧增加以及渔业捕捞的不规范,使得近海渔业资源严重衰退,许多物种早已无法形成渔汛。原先一网下去鱼满仓的盛况消失了,取之而来的是枉跑百里的空仓而归。

按照要求,中国科学院立即组织院内相关海洋科研单位,由中国科学院副院长张亚平院士和国家基金委原主任、青岛海洋国家实验室理事长陈宜瑜院士牵头,联合农业部、海洋局等相关部门单位及青岛海洋科学与技术国家实验室共建单位,到辽宁、山东、浙江、江苏、福建、海南等地实地调研。历时一年, 专家组完成了《中国近海生物生产力评估及其可持续利用——我国海洋渔业的困境与出路》的咨询报告。

团队意识到,传统模式的海水养殖业已难以适应我国经济社会健康发展和海洋生态环境现状的要求。 “海洋农业的出路在何方?”杨红生默默地求索。在日复一日的思考中,他选择向前辈“请教”,当他翻阅学习到我国海洋农业奠基人、中国科学院院士曾呈奎的文章,发现了老一辈海洋人早在20世纪五六十年代就提出了“海洋农牧化”的设想。这时,他心中点亮了一片光——海洋牧场!

另一方面,由于渔业装备机械化水平低,养殖整体装备和关键技术仍较为落后,海参、鲍鱼等底播养殖生物存活率低且采捕难度大,仍然依靠人工采捕。在收获季,海水寒冷刺骨,只有2~3摄氏度,潜水员在十几米甚至三四十米水深的昏暗海底作业,潜水衣里面仅仅一层薄棉衣御寒。他们一方面缺乏专业的潜水指导,同时也为了更快地采收,经常不做安全停留就快速上浮,这种操作令他们十有八九会罹患关节炎、氮气病。

该报告指出,我国海洋渔业持续发展亟须海洋科技支撑,通过对我国近海生态环境长期监测和研究,创新近海生态系统和渔业资源评估模式,对近海生态系统承载力和渔业资源潜力进行综合评估,精准估算我国近海每年的渔业产量和变化趋势,支撑我国海洋渔业可持续发展。

责任:科学规划新牧场 总理指明新方向

团队意识到,传统模式的海水养殖业已难以适应我国经济社会健康发展和海洋生态环境现状的要求。 “海洋农业的出路在何方?”杨红生默默地求索。在日复一日的思考中,他选择向前辈“请教”,当他翻阅学习到我国海洋农业奠基人、中国科学院院士曾呈奎的文章,发现了老一辈海洋人早在20世纪五六十年代就提出了“海洋农牧化”的设想。这时,他心中点亮了一片光——海洋牧场!

“我国海洋农业亟待第三次飞跃,向工程化、机械化、智能化、信息化迈进。通过实施近海的生境修复、资源养护,建设海洋生态牧场,聚焦环境和生态和谐,打造海洋农业新业态。”杨红生表示。

海洋生态牧场研究团队始终践行“科技为民、创新报国”科技价值观,坚持探索,推进海洋牧场建设工作的创新发展。

责任:科学规划新牧场 总理指明新方向

回顾,海洋牧场建设进程

本文由体球网即时比分发布于聚焦科技,转载请注明出处:从海洋牧场到海岸带生态农牧场的跨越,耕海牧

关键词:

上一篇:用激情和创新赋予卫星灵魂,用航天精神托起新

下一篇:没有了